不知道大噶在转发那些匪夷所思的抗疫新闻的时候是不是潜意识里都会觉得,只要看到这些提炼出来的场景的人一定能多少产生一种荒诞感,我一直多少有点这种潜意识,直到前几天我以戏谑的口气跟一个朋友说: "中国把核酸检测站开到了四千米的高原雪山上"时,她说:"那很好呀! !:ablobcatheart: " 此时我一瞬间意识到,人由于不同的先入为主的观念,对同一个场景的本能反应完全可能是截然相反的,认为只要素材和事实得到广泛传播,就一定会带来所谓普遍的"觉醒"是天真的想法 :0230:

另一个例子是,当我们微信群里一部分校友为大白野蛮暴力消杀的视频图片文字感到不平和愤怒的时候,另一部分校友看到这些文图的第一反应则是动员起了全身的细胞想: 怎样才能找到辟谣素材?

这期【随机波动】好棒。我们不难发现,像是此次上海封城中涌现的“团长”,若是在民主直选国家,是完全具备能力去从事政治工作的,竞选议员或立法委员,服务选民,代表选民监督执政党。他们有承担责任的勇气,有在混乱之中梳理出一套SOP的智慧,有知人善用的眼光,也有利他之心,有为个体争取微小权利的公民意识。

导致上海混乱的原因,是市民缺乏社区自治的能力,还是别的什么,答案很清楚。

xiaoyuzhoufm.com/episode/62733

封杀柳叶刀 :ablobcattouchfluffytailbongo:

"COVID-19 has become a highly politicised disease in China, and any voice advocating for the deviation from the current zero COVID path will be punished."

说北大学生闹事是小打小闹只为争取自己权益的那段话,字里行间流露出的傲慢和居高临下让我很不适很难受。
现在的大学真的知道怎么拿捏学生,动不动就拿处分和毕业证学位证威胁你,专门的舆情监控小组可以顺着网线查到你并联系你的辅导员请你喝茶。这种环境下敢站出来发声的学生少之又少。怯懦如我,我是不敢去冒这个风险的。
所以所有对昨晚北大学生的嘲讽都让我很愤怒很难过,能跨出这一步已经很不容易了,他们不应该受到这种苛责。

其实北大这个事,跟上海情况一样的。
“—上海怎么会发生这种事?”“—也就只有在上海发生这种事才会被看到。”
“—还得看北大。”“—不是的,是只能看北大。”
看到没,一个意思,两个态度。你意外为啥上海会发生这些,是因为“幸亏”发生在上海。你以为还有这片理想之地供你憧憬,是因为只剩这片所谓的“理想之地”给你憧憬了。
不过说来说去,还是那句“手机放下保护北大”最好笑。

关于医院返岗这个事,想起了我半个月前做的一个梦,梦里为了切断传播途径,学校决定用班车每天早上集中将学生装车,运到医院上班,下午再统一运回来。
然而真正的返岗通知是,为了切断传播途径,禁止学生通过公共交通去医院,可以骑车,也可以腿着,但不允许搭乘公交。
至于班车?真是梦里啥都有啊,怎么可能浪费资源在学生身上。你自己想办法来劳动就好啦!

只要还有女人被枷锁拴住,枷锁外的女人就无法站直,最外圈的男人也在枷锁前。

“如果我失踪了,你们会不会为我发声,一直寻找我?”
不要遗忘曾经承诺的“会。”

黄金千两,不如姐妹一诺。
不要让她的呼声就这样没于沉沉的深夜。 ​​​

#乌衣失踪八十天

这是乌衣,这是她最希望让大家记住的模样。她自愿剪掉一头长发、除去繁杂妆容,用素颜示人、用真心待人。
一个坦荡做自己的勇敢姑娘。

她比当今中国所有只敢躲在键盘后叭叭的键政男都了不起。这些犬儒懦夫自是没胆量、也没资格直视她的眼睛。

小时候总觉得,明明认错了,大人总喜欢再追一句“知道错为什么还做”,就……很讨厌。现在终于知道该怎么回答了:“对此我早有预判,有丰富的改正经验。”

好了,今天还是没解封
满怀期待购买的神兽3集体观影活动只有我一个人不能出席
真是好极了,现在要是面前出现一个校领导我能把他砍死

买了一堆理想国书寄回家,突然收到我妈的微信盘查,差点以为她在考察俺的“党性”,蒙混过关之后发现她只是不爽我乱花钱…吓死了!现在就爬起来好好学习不然只能会老家工作了!!!

本日金句:如果人家这叫躺平式防疫,那我们这就是上吊式防疫。

【投稿6459】裘德-想要恋爱的男人

投稿理由:他怎么能这么色啊,明明身上肌肉很多,短头发,特别有男子气概。但是会被压在身下做到直接🐍尿啊🥵🥵看上去特别硬气特别冷淡,船上超级放的开,像发秦的猫猫一样缠着老公做🥰但是做的时候甜言蜜语哄的他又害羞,手臂捂着脸不肯直视老公,老公托着他的下巴说想接吻就乖乖听话放手亲上去,我服了怎么这么乖啊!我被色昏了,我真的被啬昏了,我明人不说暗话,我想狠狠透他的批,想看他被*入之后难耐扭着腰,爽的流眼泪,一边说着不要了不要了,一边干🌟高潮🥺🥺🥺

:icon_weibo: weibo.com/7725148619/LsXA8d9Qf

定义必要与非必要,暗示的与其说是你该做或不该做什么,不如说是你生活的地方觉得你配得到什么样的生活。葡萄牙在第一波疫情和delta期间,也实行了严格的封控措施,包括关闭商场、酒吧、博物馆等文化休闲活动设施和场所; 餐厅只提供外卖;强制远程办公;学校停课(期间因需要陪伴12岁以下儿童而无法办公的家长可以获得总额66%的工资);禁止在公共场所过多停留等等。

但哪怕封控最严格的时候,仍然明示了很多例外:
-可以出门去超市、药店,二者都正常营业;
-医院等基础服务行业正常运作;
-儿童活动中心开放
-如果有出门工作的必要,携带雇主声明即可;
-可以出门遛狗
-可以出门跑步、锻炼
-可以带儿童出门活动
……

那么看到这些细则我就会知道,这个社会的底线是人们需要吃饭就医、运动和呼吸新鲜空气,儿童和宠物的天性需要被正视和得到善待。这些都是必要的。而如果一个地方觉得只有大米是必要,奥利奥是非必要,甚至有些时候大米都没必要,可想而知在上面眼里你究竟是什么。

说实话走到这个地步,我除了“愚蠢”也说不出别的话了。

Omicron毒性降低简直是现成的台阶,连我都可以想好说辞:病毒最严重2年中国保住了经济发展证明了xx制度优越性blablabla,比起xxx西方国家牺牲了最小的健康和经济blablabla,反正随便它说,让国民精神高潮不是很容易的事?可他偏要一条路走到黑,让所有人看清这个制度的僵化、黑暗、不近人情。

回到徐州事件,我觉得大多数国民其实早就被驯化得要求很低了,别说制度和法律改革,甚至你不处理官员,或者过段时间让他们换个地方上任,只要在最开始做个姿态把那个女性解救出来,过段时间国民可能都已经忘了。连古代封建君主都知道杀贪官以平民愤的权术,他偏好像和民众对着干似的。

当然,可能是他习惯了一种方法,他就不会其他了。七十岁老爹男,学历本不是问题但偏偏还固步自封,那还能怎么办呢。

Show thread

继昨天熬到凌晨三点把外卖购物车填满之后,今天凌晨又从美团买了十来份火锅烧烤牛蛙烤鸭炸物奶茶米线,再把封校前一个月库存的逛吃美食照片通通写成200字以上的点评……
好了,精神口腹之欲得到了满足,心满意足地睡去……

:Parrot11: 想调查一下看黄漫的人的黄漫口味偏好(涉及好几个维度,有交叉选项,多选)为了避免过于直白,我部分关键词用英文。。
p.s. 愿意的话请转发

Show older
donphan.social

This generalist Mastodon server welcomes enthusiasts of the Pokémon franchise, to talk about it or anything else. Join the federation!